025-52410809
025-52410819

  • 100
  • 99
  • 98
  • 97
  • 95
  • 93
  • 85
  • 83
  • 82
  • 81
  • 80
  • 79
  • 78
  • 77
  • 76
  • 75
  • 74
  • 72
    聯系方式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


    電話:025-52410809 025-52410819
    傳真:025-52410809-80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漢中路1號南京國際金融中心19樓
當前位置:首頁 > 道多案例 >

理財公司拒退投資款,仲裁、起訴均不受理,律師選擇最佳途徑成功維權!-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典型案例

2020年03月12日 次瀏覽

承辦律師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 周曉菲

 

【成功案例入選理由】 法理清晰,法律運用靈動有效,依據專業的訴訟技巧,優選維權程序,最大程度的依法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基本案情】 乙公司是一家在外省注冊的財富管理公司,在本市以外的A市旅游時,根據乙公司提供的合同模板和乙公司A市設立的辦事處簽訂《委托投資協議》以下簡稱:《協議》一份《協議》約定:

1、甲委托乙公司投資,投資金額為M萬元人民幣投資款由乙公司用于旅游項目建設

2、甲有權按照《協議》的約定得分紅收益,委托期結束后的三個工作日內,甲有權贖回投資本金;

3、乙公司企業法人與授權委托代表及乙公司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4、履行《協議》發生爭議時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可向合同簽署當地的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

《協議》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丁在法定代表人處簽了丁的名字,乙公司未加蓋公司印章。

《協議》簽訂后,甲按照《協議》約定投資并如期獲得了投資分紅收益。《協議》到期,甲次催促乙公司按照《協議》約定返還投資本金,乙公司一直拒絕返還甲遂根據協議》約定,A市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A市仲裁委員會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隨后,甲向A市法院起訴。A市法院認為,本案中,因甲和乙公司在《協議》中已經約定了解決糾紛的方式為仲裁,因此,本案不應由法院理。據此,A市法院裁定不受理甲的起訴。甲收到該裁定后,未在法律規定的上訴期間內提出上訴。

后,感覺自己維權無路可走,委托我們的律師幫助其依法處理案。

【我們對本案的分析意見及工作方法】 我們認為,具體處理本案,有以下幾個重要的法律環節,是需要認真、正確的進行理解的:

第一,本案中,仲裁決定與法院裁定與本案之間的關聯問題。

1、A市仲裁委員會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顯然是不正確的。

因為《協議》約定的內容:履行《協議》發生爭議時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可向合同簽署當地的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從字面上看,是不存在仲裁管轄地定不明之問題的,所以,A市仲裁委員會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定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顯然是不正確的。

2、A市法院裁定不受理甲的起訴,是不正確的。

因為本案中A市仲裁委員會也未對甲和乙公司之間關于《協議》產生的糾紛,在實體方面做出仲裁結論,而是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所以,甲在決定仲裁不予受理后,只能通過訴訟的方式處理而無其他法律途徑可以救濟。因此,A市法院如果是在甲申請仲裁之前,裁定不受理甲的起訴,這應該是正確的。而在甲申請仲裁,仲裁委員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點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以后,還裁定不受理甲的起訴,這就是不正確的了。

第二,本案中,仲裁決定與法院裁定與本案之間的關系問題。

1、甲收到A市法院不受理起訴的裁定后,未在法律規定的上訴期間內提出上訴,導致該裁定在形式上發生法律效力,該法律效力不能導致甲據此裁定要求A市仲裁委員會重新受理甲的仲裁申請。

因為根據法律規定或裁或訴作為基礎事實,只能由當事人自己選擇,而不能由法院通過審判方式強行認定,所以,A市法院不受理甲起訴的裁定,即使在形式上發生法律效力,該法律效力也不能導致甲據此裁定,可以要求A市仲裁委員會重新受理甲的仲裁申請。

2、因為A市法院不受理甲起訴的裁定,已經因甲未在法律規定的上訴期間內提出上訴,而在形式上發生法律效力,所以,要糾正此不正確裁定的合法途徑,只能是甲向上級法院申請再審本案。

雖然甲可以向上級法院申請再審本案,來糾正A市法院裁定不受理甲起訴的錯誤。但是,眾所周知,向上級法院申請再審案件的法律成本表現在程序周期方面,是比較臃長的。因此,在向上級法院申請再審本案的途徑以外,探討對甲來說更為有效的維權途徑,應該是我們具體承辦本案的辦案律師需要認真研究的問題。

具體承辦本案的周曉菲律師仔細分析過本案的案情后認為,雖然《協議》中約定的內容是,履行《協議》發生爭議時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可向合同簽署當地的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但是,由于《協議》的內容中沒有同時約定“也可向法院起訴”,所以,該約定不能理解為高人民法院在有關司法解釋中認定的無效仲裁條款(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如果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該仲裁條款無效)。因此,據此認定以下二個事實,應該是不存在問題的:

①A市仲裁委員會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定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顯然是不正確的。

②法院在甲申請仲裁,仲裁員會以《協議中約定的仲裁管轄地定不明為由,決定不受理甲的仲裁申請以后,還裁定不受理甲的起訴,是不正確的。

但是,通過向上級法院申請再審本案,來糾正A市法院裁定不受理甲起訴的錯誤,未必是甲的最佳選擇。因為:

第一,忽略A市仲裁委員會的決定以及法院裁定本質的合法性以后,僅從A市仲裁委員會的決定以及法院裁定的形式上來看,A市仲裁委員會的決定以及法院裁定,均是已經具有法律效力的文書。

第二,這二份具有法律效力的文書,在形式上否定了甲在A市通過仲裁或法院處理本案的可能性。

第三,雖然前述形式上有法律效力的文書,在形式上否定了甲在A市通過仲裁或法院處理本案的可能性。但是,這二份形式上有法律效力的文書并未否定甲根據《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在乙公司注冊地,即在本案被告所在地,向法院提起訴訟的合法性。

所以,如果甲繞開向上級法院申請再審本案這個問題,不耗時耗力的在這個問題上死打蠻纏,而直接到乙公司注冊地,即在本案被告的所在地向法院提起訴訟維權,應該是甲最理智的選擇。

在以上分析意見的基礎上,周曉菲律師進一步分析認為,直接到乙公司注冊地向法院提起訴訟維權,雖然在程序上解決了甲“無路可走”的問題,但是,以下二個問題,我們更是要未雨綢繆的進行必要之準備的,這樣才能有效保證甲的合法權益依法得到實現。

第一,因為,甲和乙公司簽訂的是《委托投資協議》所以,乙公司很可能會利用國家近年來加大對投資理財問題的管理,打擊非法金融行為的有關規定,將《協議》內容從民事糾紛中歪曲出去。采取混淆視聽的辦法,讓法院認為甲和乙公司之間的糾紛不是民事糾紛,而為甲的維權制造障礙。

第二,雖然《協議》約定,乙公司企業法人與授權委托代表及乙公司承擔無限連帶責任,但是,乙公司未在《協議》上加蓋公司公章,丁個人作為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法定代表人處簽了自己的名字。所以,乙公司未在協議上加蓋公司公章”這一法律缺陷;“個人作為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法定代表人處簽了自己的名字”這一人格混亂,很可能是乙公司,尤其是丁狡辯自己不是公司“授權委托代表”,推卸個人責任的理由。

果不其然,在順利解決了起訴問題以后,在本案的訴訟過程中,乙公司果然提出:

1、因為甲和乙公司簽訂的是《委托投資協議》所以,根據國家近年來加大對投資理財問題管理,打擊非法金融行為的有關規定,甲和乙公司之間的糾紛不是民事糾紛。乙公司要求法院將本案移送公安部門處理。

2、《協議》是乙公司和甲簽訂的,雖然乙公司未在協議上加蓋公司公章,但是,丁是作為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法定代表人處簽訂丁本人名字所以,針對《協議》,乙公司應該承擔的合同責任本身,而不是無限連帶責任

丁則提出:因為丁本人是在法定代表人處簽字的所以,這簽字行為是一種職務行為,據此簽字,乙公司是應該承擔合同責任本身的。但是,自己作為乙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協議》上簽字,導致乙公司應該承擔合同責任的事實本身說明,自己不是作為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在《協議》上簽字的,所以,自己個人不能和乙公司一起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面對乙公司及丁的辯解,周曉菲律師反駁:

1、甲和乙公司簽訂協議》后,甲按照《協議》約定投資并如期獲得了投資分紅收益的事實說明,甲和乙公司簽訂《協議》的行為,完全不屬于國家近年來加大對投資理財問題管理,打擊非法金融行為的有關規定所適用的范圍,而是完全符合“合同意思自治原則”的正當合同行為。這一行為的法律性質,是不可以濫用國家近年來加大對投資理財問題管理,打擊非法金融行為的有關規定進行歪曲的。

2、《協議》到期,甲次催促乙公司按照《協議》的約定返還投資本金,乙公司拒絕返還更加充分說明甲和乙公司之間的糾紛,是標準的民事糾紛。根本不存在甲和乙公司之間的糾紛不是民事糾紛,不存在法院需要將本案移送公安部門處理的問題。

3、關于乙公司提出的“丁是作為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法定代表人處簽署丁本人名字乙公司應該承擔的是合同責任本身,而不是無限連帶責任的意見,我們表示認可。

4、丁提出的,“自己作為乙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協議》上簽字,導致乙公司應該承擔合同責任事實本身說明,自己不是作為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在《協議》上簽字的,所以,自己個人不能和乙公司一起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問題,是不能依法獲得認定的。

1)丁在《協議》上的簽字行為,是具有雙重性的。第一,該簽字行為是丁作為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職務行為,這是毫無疑問的;第二,丁在履行職務的行為的同時,也是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這一點與《協議》中出現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這一事實相互印證,是可以得到證明的。

    2)《協議》本身是乙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在《協議》中出現“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字樣,丁也以個人名義在《協議》上簽字的情況下,如果乙公司或丁本人,未向甲特別說明,丁的個人簽字只能代表乙公司,丁不是“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的情況下,依法應該將丁既理解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乙公司的授權委托代表”,這才是符合法律原則和相關規定的。

本案主審法官認可周曉菲律師的觀點,乙公司表示愿意通過調解方式處理本案。

【案件處理結果】 甲和乙公司在法院的主持下,達成和解協議。乙公司愿意分期返還M萬元投資款支付相應的延期還款利息丁對乙公司應當清償款項承擔連帶責任。


Copyright ? 2006-2009 www.904871.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83685號-1

旺旺论坛一肖中 特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安徽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海南飞鱼彩票技巧 股票分析师招聘 福彩3d安卓下载 正规的快乐10分能挣钱吗 期货配资公司哪家好 广东11选5前3直选技巧 七星彩精准科学杀号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 北京11选五前三组奖金 哪个时时彩平台好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 上证指数实时行情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秘籍